快三助手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快三助手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17:17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挡飞出,驾驶舱减压,副驾驶险些被吸出舱外并碰到驾驶杆,飞机自动驾驶断开并开始俯冲滚转,机长马上接手稳定飞机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涉及美国制造的客机出了事故,或者装配美国发动机的客机出了事故,甚至机上有美国公民,NTSB都会如期“上线”,进行安全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挡飞出后,驾驶舱暴露在万米高空的低温缺氧环境中,而从风挡飞出到平安降落,刘传建机长全程没有戴上氧气面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挡结构内水汽存留空腔 | 图片来源:事故调查报告SWCAAC-SIR-2018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空中客车公司,到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,在对A319飞机进行适航性审定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,适航认定文件也没有明确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机身受损区域 | 图片来源:事故调查报告SWCAAC-SIR-2018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从1997年12月到2009年11月,空客A320/A330/A340共发生过6起风挡双层结构玻璃破裂事件,电弧放电产生的局部过热是主要肇因之一,其中两起事故更是直接发现了水汽入侵证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整件事情里最细思极恐,被明确写入调查报告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机长位系肩带操纵侧杆时取用氧气面罩示意图 (黄圈为氧气面罩位置,由笔者添加)|图片来源:事故调查报告SWCAAC-SIR-2018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0VU面板在驾驶舱内的位置 | 图片来源:Airbus(为方便阅读笔者进行了显著标示)